關於部落格
  • 58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韓寒不可能腦殘

 

韓寒不可能腦殘 (2008-06-04 21:19:16)

    我有的時候在想,信任一個人,會不會永遠信任,就像你小的時候讀教科書,覺得教科書里的人物都巨牛逼,然後長大了翻到了這些人的八卦,覺得還是有瑕疵的,于是對小時候他的那些言論產生了一些懷疑,反正我小時候覺得王安石、蘇軾、司馬光巨牛逼,後來才知道,這三個還有各種瓜葛,甚至于不同的思想,所以,後來又會想,他們的東西要不要相信。

    當然,這些想法是很膚淺的,每個人都有很多思想,但凡真理,我們都可以相信,但凡謬誤,我們要堅決批駁,所以,我們也知道了,很多人說的話,既有真理,又有謬誤。

    言歸正傳,說韓寒那會說松島楓的時候,我已經寫了一篇,表述了對韓寒同學的支持,而自從他開博以來,每一次風波,每一次論戰,我都發現他處在了上風,且言之有理,縱使有千軍萬馬,韓寒也是來者不懼,如入無人之境,但韓寒同學的言論還老是和社會普遍的言論相左,我有的時候也懷疑,會不會哪天,他的言論我會不同意,甚至去反駁他。

    最近的一件事是他和莎朗斯通的,莎朗斯通當時的“報應”“有趣”引起了全國的封殺和聲討,韓寒開博寫道《她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媒體說…… 》,認為很多人包括媒體沒有看完莎朗斯通的全部視頻,並且貼出了整個發言過程的文字內容,覺得,莎朗斯通沒有到被大家如此封殺的地步,因為莎朗斯通後面的話的意思是,她也在同情這些受難者,因為後來她收到一封什麼基金會的信,說要去救災,所以認為是“a big lesson for me”,認為自己當時的一些想法是錯的,只是莎朗斯通的這些話被歪曲了,而且被攔腰截斷了,甚至她自己說的都有點含糊其辭。

    韓寒同學是仁慈的,也是勇敢的,她從來不會以最壞的惡意去揣測別人,在很多時候,都是從最理性的角度出發,即便是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在聲討莎朗斯通的時候,與此同時,他又能夠“逆天而行”,說出這些他認為的實話,而不怕被人拍磚辱罵,勇敢的讓人敬佩。

    我這次又堅定的站在了韓寒這邊。

    我們回想一下我們的憤怒,我想來源有好幾個,第一,她一開始的“報應”和“有趣”論,第二,她說到達賴,說是達賴的朋友,不同意中國對達賴的方式,第三,她是外國人,當大家都在救災的時候,莎朗斯通用這樣的言論撞在了極度需要發泄的中國人槍口上,第四,跟風辱罵,反正網上發言不用錢,罵一罵也無所謂。

    我想,除了第一個原因,後面三個都不是我們指責和辱罵她的原因,第二點是政治問題,對于一個外國人,有不同的政治信仰,我們無權干涉,李連傑同樣也是達賴的朋友,韓寒今天的博客還表示說,其實我們國家不也希望他成為我們的“朋友”以此來解決西藏問題嗎?第三第四點更不用說了,不能因為她是外國人,不能因為她演過“脫衣片”,不能因為跟風,而對人進行人生攻擊。

    人道主義不是這樣的。

    至于第一點,我想如果看了視頻,也和我有一樣的理解,的確,她一開始的言論傷害了我們,但後來的表述又不清楚,我們避重就輕選擇了前半部,然後把她這個事炒到了現在這個高度,反正不管你後面說了什麼,前面的語氣、語調都讓我們中國人寒心,那沒辦法,對不起,封殺你,不要再來中國。

    事情發生後,引起所有人的憤怒,即便有一些人也考慮到了莎朗斯通是不是還有別的意思,但看著如此凶惡和洶湧的人群,我們還是閉口不談吧,于是,迪奧宣布和他們無關,外交部發言說明星應該注意言行,莎朗斯通完全被孤立。

    這就好像一個人,做錯了一個事,如果做錯事總分100分,他可能只有50分,但是,第一個人認為他是100分,第二個人認為是100分,第100個人認為是100分,那第101個人會怎麼想呢,從眾心理導致他第一印象也是100分,即便後面有了思考,要麼不敢說,要麼也給打個80分,真正能夠客觀評價他的50分的,少之又少,只是,韓寒現在把這個50分說了出來,然後大家發現,咦,怎麼還有這個人跟我們說的一樣,“腦殘”“封殺”同樣落到了這個評價人的身上。

    有的時候,應該勇敢一把,我,在這里,也基于自己的判斷,給打50分,同意韓寒的觀點。

    而韓寒的這通表述同樣被媒體曲解,只是挖了韓寒似乎為莎朗斯通辯護的成分,卻纔開了那些擺事實講道理的部分,其實韓寒的意思也很明確,“當時我聽到莎朗斯通的言論,也覺得沒有人性,覺得她根本沒有弄明白佛教里業報的意思。”“到後來我才在香港媒體的視頻中看到了她的全文,其實根據她的原話,我們是不至于舉國憤怒的。”

 

    纔開這個,韓寒又建議我們思考一下,我們要人家對我們人道主義,那麼我們,是不是也對人家人道主義了,在印尼海嘯,日本地震,甚至美國911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內心也想起過“報應”這個詞匯,如果有,那麼我們還有什麼權利去要求莎朗斯通對我們人道主義?

    這個觀點很重要,的確,在印尼海嘯,日本地震的時候,我們同樣可以看到我們論壇上相似的言論,甚至更加刻薄,開懷、興奮甚至于巴不得人家多死幾個人,如果有這樣的思想,和莎朗斯通剛開始的表述有何區別?

    韓寒同學最後在新的一篇博客里列出了當時媒體和網友的反映,說當時我們的媒體在這麼報道別人,如:“颶風扯下美國的遮羞布”“布什可以占領伊拉克為何難救新奧爾良”,同樣充滿了幸災樂禍,按說,這不是他的性格,他的性格應該是最後替網易給自己取標題那樣的調侃,而不是寫網友媒體反映時候的認真,但我想,這次他也是被傷害了,第一時間去了災區,做了很多有意的事情,現在基于實事做出理性的判斷,卻被一幫血脈噴張的憤青辱罵,真的很傷心。

    我有的時候也自省,同樣差不多年齡,為什麼有的時候沒有他的那種理性和敏銳,而韓寒的每次言論,都沒有讓人失望,至少迄今為止,我還沒有任何反駁他的東西,這小伙,真的不錯。

 

    附:《不要動不動就舉國暴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9kdf.html

今年是個是非很多的年份,我們的國民也隨著暴怒了很多次。當然,因為國情的原因,我們不能對內暴怒,所以絕不放過一次不需要付出代價的對外暴怒的機會。

當時我聽到莎朗斯通的言論,也覺得沒有人性,覺得她根本沒有弄明白佛教里業報的意思,因為我翻開國內所有的媒體,我只能看見“我想這就是報應吧”,還有“這很有趣”。還有一張廣泛流傳的採訪視頻的截圖“我想這就是報應吧”。

到後來我才在香港媒體的視頻中看到了她的全文,其實根據她的原話,我們是不至于舉國憤怒的。這就好比媒體問你,你對印尼的海嘯有什麼看法,你說“,印尼人民對我們不好,所以,一開始,我很高興,我認為這就是報應,但是後來,我看見海嘯的慘狀,我的朋友也對我說,我們應該去做一些什麼,我一想,然後哭了,我就認為我開始的想法是有問題的,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教訓。”

結果第二天,你發現除了原始的媒體以外,其他的媒體只採摘了你的兩句話,就是我很高興和我認為這就是報應,你作何感想。

所以我認為,這其實也是一種不人道主義。首先,的確是我們國內的很多媒體只報了他的兩句話,刻意引起了一開始包括我在內的憤怒。其實,我們不應該有這麼大的關注,在于她究竟說了些什麼,但我們就是付出了這麼大的關注,因為這是最近期間,夾雜在很多不好的消息中的唯一可以讓人發泄情緒獲得快感的。她究竟說了什麼,這不重要了。但是,在地震中,我們那麼重視生命,哪怕過了理論存活的時間也不放棄,能救一個就救一個,那麼,對于這個至少還知道反思自己的外國人,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將她推向對立面去,而不是能救一個就救一個呢。

人道主義不應該只面向自己的同胞,當然,在同時受難的時候,我們應該先幫助自己的同胞,但真正的人道主義是對生命的,甚至是一條狗。說實話,當年日本和印尼受到重大災害的時候,我也想到過“報應”一詞,我相信,各位看客中想到這個詞的人應該不少,包括國內的很多主流媒體面對美國颶風的時候,幸災樂禍之情直接就溢于標題。但是很快我就覺得自己是錯的,我不應該這麼想。但除了印尼海嘯的時候捐了一點錢以外,其他我什麼都沒有做。我覺得很慚愧。還好,這兩個國家沒有做什麼“中國在日本或者印尼的企業捐款排行榜”,也沒有追究不給他們捐款或者幫助的人道德責任。但我始終覺得自己的想法有問題。于是在四川地震的時候,我就直接去了災區,盡自己的一點點力量。當然,如果我在家里,看客們可以認為我沒有行動,如果我去了災區,看客們可以認為我去添亂,可事實是,我們幾人在四川的八天,沒有添任何的亂,也幫上了一點小忙,也沒有讓媒體拍任何一張裝模作樣的炤片。可是當我回來的時候,終于有空上網了,我發現天天有空上網的看客們似乎進行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謾罵。說實話,這雖然不會改變我以後的想法,但這會讓我很灰心。

在這場災難中,表現最差的就是某些在網上嘰嘰喳喳指點江山的看客們。他們時而要封殺這個人,時而要操那個人的全家,時而向某明星進行道德勒索,時而向某企業要飯,關鍵是,他們還假裝自己是善意的,覺得自己是在為災區人民做事情。更關鍵的,他們自己還相信了。

在封殺莎朗斯通的事情中和之前的家樂福等事情中,我開始覺得,其實文革不是毛主席造成的,文革是人民心中的自然情結。現在比以前好的是,現在有法律約束了,現在要付出代價了,代價恰恰是這些偽道德人士最害怕的東西,哪怕是要付出一百塊錢,就能嚇退一大半人。

對于莎朗斯通,如果她說了前半部分,那只能證明她有毛病,的確該罵,但事實是,她的話還有後半部分,在國內的媒體上,我幾乎沒有看到過。當然,這也是大家所希望的,一方面,娛樂版都是明星義演的新聞,出來這麼一條,大家就可以享受借著崇高的名義置人于死地的快感。有些人說,就沖著莎朗斯通是達賴喇嘛的朋友,怎麼說都應該封殺她。但是李連傑也是達賴喇嘛的朋友。達賴喇嘛有很多朋友,里面有些人也是我們的朋友,最理想也是對國家最好的結果是,達賴喇嘛也成為我們的朋友,西藏安定。政府都一直是報以這樣開放和談判的態度。而我們的動輒舉國國民暴怒,要封殺這個人,抵制這個企業,抗議那個國家的國際形象,難道就是我們認為的“強大”?

在這次災難中,我們大部分人表現出了寬厚,善良,熱心,但外國一個過氣女星的一句被國內很多媒體掐頭去尾的話,我們頓時變得面目猙獰,殺,奸殺,封殺。尤其在這個非常時期,事半功倍。翻一翻一些論壇里幾年前關于別國海嘯和地震的帖子,說這是報應的網友占據了絕大部分,到處都是“才死六千人,怎麼不死六十萬人”的言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們中的很多人離開真正的人道主義還很遠,很多面對國外災難一樣幸災樂禍連稱報應,但到現在還沒有反思過的中國人,你們豈不是連莎朗斯通都不如,而你們現在正享受著罵她和封殺她的快感,但她至少還知道反思自己的想法,並覺得不對,你們呢?不要太嚴于對人,寬于對己了。經過這場災難,希望我們能否進步,體會到災難中人類的痛苦,從民族人道主義提升成無前綴人道主義。

另外,我所奇怪的是,怎麼別人就不把我們當時的網友發言整理出來當成典型來舉國對我們進行反對和抵制呢。哦,是人家的凝聚力不強,發不出這麼整齊的聲音。

一個國家也需要朋友,但我們的國民似乎只需要說我們好話的朋友。別到了真正需要朋友的時候,我們發現都被我們抵制完了,國際上剩下的朋友們都是比我們黑的。雖然莎朗斯通只代表個人,我們抵制她也不代表我們抵制美國,但是,因為她的全文,我覺得她是不應該被我們如此的責難的,我們對她的責難遠遠超過了地震中那些豆腐渣學校和醫院工程的幕後人的責難,這再次說明了我們是忍辱負重的,我們可以承受自然災難的痛苦,可以承受人為災難的苦果,但我們不能承受外人說我們。我們是一個講究家丑不可外揚的國家,自己扛著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贊美,當別人沒有贊美的時候,那扛著的壓抑就都要發泄到別人的頭上。

其實,我最希望看到的是,當某天,某外國人,真正說了幾句傷感情的話,侮辱我們的話,我們整個國家也不用上到外交部下到小賣部都要表示一下態度,然後國民更是雞飛狗跳炸開了鍋。我還是這個態度,人家跟你爭的都是實際的利益,你只會跟人家爭一口氣。什麼時候我們能不要那口虛無縹緲的氣了,也不鳥人家怎麼說你,我們就可以了。

 

轉一些我們的正式媒體對于美國颶風的報導,:

從雙子塔到新奧爾良美國安全神話破滅(組圖) (20050911 05:49)
  颶風扯下美國的遮羞布(20050906 08:35)
  颶風吹破美國神話(20050906 06:09)
  颶風卡特里娜教訓“文明沖突論”(20050906 05:11)
  颶風撕破美國的臉(20050906 04:44)
  颶風刮起美國政治風暴(20050906 04:13)
  美國應該自省?"卡特里娜"颶風與二氧化碳政策(20050905 10:30)
  颶風過後美國人為何要趁火打劫(20050905 10:22)
  卡特里娜颶風簡直是天災版911(組圖) (20050905 10:22)
  布什可以占領伊拉克為何難救新奧爾良(20050905 10:22)
  颶風為何向布什施威(20050905 10:22)
  政治颶風或將襲向小布什(20050905 00:00)
  新奧爾良在暴行中絕望(20050903 05:32)
  是什麼讓超級大國如此脆弱(20050903 05:32)

2002年,大陸媒體《信x時報》倒是說過台灣
地震“是對陳水扁當局的一種報應,陳水扁上台後,做了太多違背天理和民眾意
願的事,搞得天怒人怨。”還看到2005年《新x報》說美國卡特里娜颶風是大自
然的報復。《新x報》還說“我們今天所面對的自然災難,越來越多是由于人類
過于 “快樂”地“徵服”自然所引起的”。《x快報》說造成巨大人員傷亡的
卡特里娜卡颶風是向布什施威。《上海青年x》則認為卡特里娜颶風是人類自吞
苦果。

(感謝網友整理)

 

另外,上篇文章剛說完一些國內媒體斷章取義,馬上就有人沖上來根據自己的需要斷章取義。這次為了免得讓網易之流還要費腦筋來斷章取義,我自己先給自己斷章取義取幾個勁爆討罵的標題。他們借著為災區人民憤怒的名義,內心滿心歡喜的想又可以揪你小辮子。其實我也是可以干文革的人,我們大家都是,我梳理出的供網易使用的小辮子有:

韓寒〞〞印尼海嘯,我覺得是報應。

韓寒聲稱達賴是我們的朋友,網友紛紛劃清界限(網易也宣布于其劃清界限)

韓寒再次力挺莎朗斯通,說中國媒體不人道主義。

韓寒說網友暴,網友建議封殺。

韓寒侮辱非洲友人黑,專家稱是種族歧視。

網易調查,韓寒是否腦殘,百分之九十四的網友表示同意。

 

網易括弧再次強調,第二條僅代表嘉賓意見,不表示網易贊同其意見。如有問題,直接找他,網易與此無關。網易只是取了個標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